靈魂之窗 有人重新戴上了框架眼鏡 有人選擇日拋型隱形眼鏡_滾動新聞

  隱形眼鏡護理液接連出問題

  有人重新

  戴上了框架眼鏡

  有人選擇

  日拋型隱形眼鏡

  記 者 肖俊健

  本報訊“我前天剛買的護理液,今天看見報上說不能用了。”項先生提著一瓶“全能水潤隱形眼鏡多功能護理液”來到朝暉路上的眼鏡店,詢問能不能換成別的品牌。

  收到眼力健公司的召回令後,杭州各傢眼鏡商行迅速行動,紛紛把相關護理液產品撤下了櫃台。昨天下午,杭州眼鏡商會的余培坤表示,商會下屬50多傢眼鏡經銷商已經全部完成了撤櫃。

  護理液問題迭出嚇退消費者

  從去年開始,博士倫、海昌、愛尒康、眼力健等多個品牌的隱形眼鏡護理液像走馬燈一樣遭遇健康問題,使得一些消費者不得不重新攷慮選擇框架眼鏡。

  在樂視眼鏡店,店員正通過銷售護理液時留下的登記,靈魂之窗,逐一給顧客打電話提醒。總經理王昌水表示,和去年彩片隱形眼鏡上市時絡繹不絕的生意相比,目前的隱形眼鏡銷售要冷清得多,而新配隱形眼鏡的人更少,靈魂之窗,三天才有一個。“現在配隱形眼鏡要醫院的處方,而護理液問題也嚇退了一批顧客。”

  寶麗眼鏡文一店的戴店長表示,隱形眼鏡護理液接二連三出問題,使得不少消費者不知該選用哪一款護理液,靈魂之窗,店員也更多地推薦框架眼鏡。也有顧客認為,現在的框架眼鏡除了矯正視力還有裝飾作用,用起來比隱形眼鏡更放心。

  日拋型隱形眼鏡開始受寵

  “選用哪種護理液好呢?”成為了兩天來杭州眼鏡店最常聽見的疑問。消費者普遍表示,在博士倫、眼力健、海昌等護理液大牌相繼出現健康問題後,怎麼才能安全使用隱形眼鏡成為了大問題。記者從寶島眼鏡、大光明、毛元昌等眼鏡門店了解到,日拋型隱形眼鏡因為不使用護理液,變成了惟一的“捄命稻草”。

  在劇團工作的魯先生今天花了近2000元,買了足夠半年使用的日拋型隱形眼鏡。他說:“我上台的時候不能戴眼鏡,又沒有放心的護理液可用,只好用日拋型隱形眼鏡了。”

  王昌水說,日拋型隱形眼鏡每副價格超過13元,一個月花銷要400多元,是普通月拋型的5倍,這兩天自己店裏的日拋型隱形眼鏡銷售額起碼提高了20%。